淄博新聞網首頁- 讀報- 視頻- 新聞- 時評- 財經- 教育- 科技- 藝術- 房產- 吃喝玩樂- 汽車- 警界- 文學- 圖文- 推薦- 曝光- 專題- 小記者- 健康- 金融- 便民- 社區
白軍從“圍剿”到投奔,紅軍為什么能
2019-06-16 19:41:19 作者:
字號:   打印

  新華社南昌6月16日電題:白軍從“圍剿”到投奔,紅軍為什么能
  新華社記者梅常偉、李松、劉斐
  “紅軍既然那樣‘壞’,為什么所有的群眾都幫助他們呢?”
  這個耐人尋味的問題,是88年前被派到江西“圍剿”紅軍的國民黨第26路軍不少普通士兵提出來的,他們的長官當時用“一陣臭罵、馬鞭子”作了回答。如今,它被做成展板掛在寧都起義紀念館墻上。
  1931年12月14日,踞守江西寧都縣城的國民黨第26路軍1.7萬余人,起義加入紅軍,史稱“寧都起義”,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規模最大的一次起義。
  “他們的人數相當于半個紅一方面軍,還攜帶了兩萬多件武器。”寧都起義紀念館講解員陳琳借用網絡流行語,把起義比作紅軍的一次大面積“圈粉”,“‘圍剿’變成了投奔,對手變成了戰友,這是了不起的壯舉。”
  這次“圈粉”,紅軍靠的是什么?粉碎前3次“圍剿”打出赫赫威名,第26路軍官兵思想混亂、軍心渙散,九一八事變后“攘外必先安內”反動政策不得人心,黨的秘密組織的策動組織有力……
  自上世紀60年代就開始從事寧都起義研究的寧都起義紀念館原副館長曾慶圭說,促成寧都起義的因素有很多,最根本的,在于黨領導的紅軍是為人民、得民心的新型軍隊,黨創建的政權是永遠屬于人民的紅色政權。
  家住寧都縣小布鎮的吳傳壽,是紅軍烈士吳祖繩之子。他告訴記者,紅軍來寧都前,他們家給地主當長工,吃不飽、穿不暖,是紅軍讓他們分到了田、能吃飽飯,所以他的父親兄弟二人都參加了紅軍。
  “翻身把歌唱,當家作主人。”寧都縣委黨史辦主任邱新民介紹,蘇維埃共和國成立前后,中央蘇區舉行過3次較大規模的民主選舉運動,廣泛贏得了人民群眾的信任與支持。
  據史料記載,被紅軍俘虜的第26路軍士兵,曾寫信回老部隊介紹自己的所見所聞:農民分得了土地,工人加了工錢,再不受東家的壓迫了。他們還特意提到,“紅軍內的生活官兵一樣平等,沒有長官的打罵與壓迫”。
  這樣的描述,與第26路軍士兵時常看到的紅軍標語相符。直到現在,寧都縣境內不少革命舊址的墻壁上,“士兵不打士兵,窮人不打窮人”的標語依舊清晰可見。但標語內容超出了他們的想象,他們“不相信有這樣的軍隊和政府”,就像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·斯諾后來不敢相信蘇區實行全部義務教育,適齡兒童入學率達到50%。
  穩妥起見,1931年7月間,有心投靠紅軍的第26路軍官兵派出3個代表,“開小差”前去打探情況。當第26路軍官兵聽說紅軍將領與士兵一樣穿草鞋、著布衫,與士兵一樣吃飯、睡覺,他們“竟不顧環境笑起來”。
  “在白軍軍營,冒著犯軍法殺頭的危險,談論紅軍的種種好處,還忍不住笑起來,充分說明他們對紅軍是真心向往,認定只有加入紅軍才是出路。”陳琳說,起義前,一首作者不詳的打油詩在第26路軍暗中流傳:出了北門望北坡,新墳總比舊墳多,新墳里埋的都是北方老大哥,要想離開這北坡,必須聯合紅軍一起來倒戈。
  1931年12月16日,寧都起義兩天后,第26路軍被中革軍委授予“中國工農紅軍第5軍團”番號,從此踏上“為工農階級利益打仗”的征途……(完)

        責任編輯 孔鼎
點擊排行
  • 聚焦
  • 時政
  • 國內
  • 國際
6月14日是第16個世界獻血者日,今年的活動主題是“人人享有安全血液”。當日,在周村區,志愿者紛紛
上世紀七十年代彈簧廠大門 上世紀八十年代外商來訪 1982年12月15日《淄博日報》頭版的報道 戴
公益廣告被稱為“社會文明的旗幟,國家理想的標桿”,它傳遞正能量,引領社會風尚,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。
關于本站 | 媒體合作 | 廣告刊登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站長統計
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双色球2019084期红球